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文史

如何正确处理法官与案件的供需关系+鹤壁市淇滨区人民法院 李勇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-02-13

如何正确处理法官与案件的供需关系+鹤壁市淇滨区人民法院 李勇
  近年来,人民法院特别是基层法院受理的案件逐年大幅攀升,这一现象被称为“诉讼井喷”。由于结案有要求、有考核,基层法官不得不疲于应付结案,法官办案量“超负荷”已成为社会共知的普遍现象,此类消息频频见诸于报道。法官超越办案极限,势必会造成案件质量难以保证、法官身心健康受到损害,最终影响审判事业科学发展。笔者就如何如何正确处理法官与案件的供需关系提出以下几点建议:
  一是科学设定法官办案量的上限。司法实践中,因为每一个案件的具体情况都是不一样的,复杂程度也是无法预知的,一个案件究竟需要用多长时间审理是无法预先确定的,所以要求法官一段时间内定额结案是不合理的,用这样的方法来制定上限也是不科学的。北京市海淀区法院的杨晓玲法官认为,为同样人数的审判组织(合议庭或独任法官)限定同时审理案件的数量要相对科学些。首先,这样规定不受案件繁简因素的影响。如果案件简单,可以快速结案后继续承办新立案件,不会造成因定额发生的资源浪费;如果案件复杂,可以长一些时间审理,甚至可以依据规定办理延审,而不会造成因定额引起的仓促结案,而已经承办的案件仍需遵守审理期限的规定,所以不会造成法官的懈怠。其次,审判组织同时审理案件的数量确实能够体现该组织的诉讼办案容量。审判组织的注意力是有限的,超过一定数量必然影响办案质量。至于数量的具体确定,应当根据不同业务庭室、不同的诉讼类型,通过调查统计来完成,并随着司法实践的发展和统计技术的提高有所浮动和调整。
  二是科学解决法院纵向和横向结构中法官资源不均衡问题。法院编制人员的数量应该与案件量存在科学的对应关系。比如,以盐城地区为例,亭湖法院的法官人数比市中院少、与滨海县法院人数相当,然而案件量却是滨海县法院的近三倍。因此,对确实“案多人少”的法院应大幅度地增加编制,不能不加区别地给所有法院都增加编制。当然,更重要的还是要从法院内部挖掘自身潜力,进一步优化审判业务部门与综合部门之间的审判资源配置,并在科学测算工作量的基础上,合理确定各审判业务部门人员的配备比例。
  三是大力开展法院之间法官资源的交流与支援。为适应当前我国法院系统基本对应同级人大的状况,可以暂时建立不同地区、不同法院的对口支援制度。有的法院案件量少,可以由最高人民法院总体协调,在全国法院中制定“案件救灾”支援计划,案件压力轻的法院派法官支援兄弟法院结案,也是对这些支援法官办案能力的提高和锻炼。同样,高、中级法院可以统筹规划,协调本区域内法院的法官进行交流,甚至可以规定,一些在高院、中院办案任务较轻的法官,每年都应当有几个月时间到基层法院锻炼,这不仅可以使高级法官有基层锻炼和学习的机会,而且还可以增强其做群众工作的能力,可谓一举多得。通过采取上述多种形式,可以促进和实现法院之间审判资源配置的效益最大化。

【编辑:范范v】
关于我们 | About us | 联系我们 | 供稿服务 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,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