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资讯中心 > 消费

东方不败之任我纵横-答疑_东方不败之任我纵横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6-08-19

    黑木崖。

    议事厅。

    滇南之事稍后再议。同通行钱庄的合作暂且就这样决定,有什么变化罗堂主你及时禀报回来。正月初五那批货,聂长老由你盯紧,千万不可落在他人的手上。......还有什么?

    杨莲亭整理手上文书,看一眼堂下。

    众人俱都恭敬地低下了头。

    --曾几何时杨莲亭所梦想的事情,今日已经全部实现。

    然而杨莲亭却并没有快乐的感觉。

    有一件事。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幽幽然响起来。

    杨莲亭看清发言之人乃是朱雀堂堂主朱妩涛。她四十来岁年纪,与青龙堂堂主罗诚锋正是一对夫妇。她年轻时候也曾是个美人,可惜十多年前练功练得走火入魔,生生弄到脸颊凹陷、发丝枯黄,一脸病容悴色,阴幽可怖。

    朱堂主请讲。杨莲亭颇为客气地示意。

    朱妩涛仍是用那口捏着嗓子也发不出来的低幽声线开口。三个月前从东瀛来传授我教儿郎扶桑忍术的那批忍者,十日后就要回国去了。他们提出来想要在临走之前,见教主一面。

    议事厅中的气氛忽然凝结下来。

    杨莲亭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。

    朱妩涛和其他几名心知肚明的长老,却射出阴狠凌厉的眼神。

    半晌,杨莲亭才开口。

    教主正在闭关练功,怎能为了小小忍者的无理要求而妄加打扰?不用说了,我去见他们也是一样。

    杨莲亭!朱妩涛神色如狼,霍然而起。他们要见的是教主。你去接见他们,是否等同于说你在我神教之中已与教主无异?--你,算个,什么,东西?!她一字一顿地骂出口。

    杨莲亭的脸上阵白阵青。

    座下众人,都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。

    正尴尬中,朱妩涛的丈夫罗诚锋站起来打圆场。

    阿涛,杨兄弟是受教主之命代理教中事务,你怎可如此无礼?

    杨莲亭才松一口气,却听那罗诚锋又言道,纵然你我已经四个多月没有见到教主;纵然自五年前教主接任大位之后便断断续续闭关,先说疗伤,再说练功,一年中总也见不上几面;纵然这些年来大多数时候都是杨兄弟在处理教务--那也是教主的意思,我们只去执行即可,又如何能够多有诘问?

    朱妩涛冷冷一笑,一搭一唱得恰到好处。若真是教主的意思便也罢了,怕就怕教主被小人蒙蔽,或是根本干脆是被人害了......

    我被谁害了?

    厅门忽然无风自动。

    下一刻,一个颀长而挺拔的身影便出现在议事厅众人面前。

    诸位堂主长老即可齐齐下跪。参见教主!教主文成武德,仁义英明,千秋万载,一统江湖!

    杨莲亭轻舒了一口气。

    继而却又反常地提气握拳,似乎比先前更为紧张。

    东方不败走了进来。

    杨莲亭忙躬身让出上座。

    先前你们议事,我听到了。他的声音冷涩。三日之后安排宴会为扶桑忍者饯行,界时我出席接见他们便是。朱堂主--他冷冷扫一眼仍旧跪在下面的众人。你可是对我委任杨兄弟处理教务一事,有所不满?

    妩涛不敢。朱妩涛已然变了脸色。妩涛只是担心教主安危......

    大胆!东方不败站了起来。我闭关练功,要你来操心什么安危?我看你是巴不得我走火入魔有个不测,好让你男人来接掌教主之位吧?

    朱妩涛与罗诚锋齐齐匍匐至地。教主明察,属下不敢!

    你们还有什么不敢的事情?东方不败恼怒未消。我今日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,我怕这黑木崖上就快没人知道谁是教主,谁是属下了!来啊,刑堂何在?

    杨莲亭轻咳一声。教主,朱堂主向来对教主忠心耿耿......

    朱妩涛未料到杨莲亭竟会为自己说情,惊讶地抬头看了他一眼,又埋下头去。属下知罪,但求教主看在属下也曾为神教奔波劳苦的份上,饶恕属下一回。她声色凄婉,配上沙哑低沉的嗓子,直教人有恻然之感。

    罗诚锋也求情道,教主,内子的脾气向来如此,您从前也曾夸她眼中揉不下沙砾,乃是一个巾帼女儿......求教主念在旧情份上,宽贷一二!属下等绝无贰心,愿为教主效犬马之力,千秋万载,一统江湖!

    教主仁义英明,文成武德!众人齐齐高呼。

【编辑:范范v】
关于我们 | About us | 联系我们 | 供稿服务 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,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。